墨凌

Do I really want to konw about
不换头像,不改初心。

大家好 我来给首页的月厨老师们安利我女朋友 作为一个沙雕游戏我是全程被get了笑点,作为gal的话扎比子和大家的互动也很rio
总之诚求大家来玩!!!(伸手安利状)

一滩老瑞:

搞了几天neng出这么个同人游戏。现在只有开头的一段内容,大概是地上世界和平生活的if,主角是扎比子,理论上是Gal实际是沙雕游戏。

放出来主要是希望能得到各位的建议和寻找伙伴(以及留下一点开坑了的痕迹让我咕咕时良心不安)……

学生会众中心,四位从者线路可选。

游戏是拿Visual Novel Maker搞的。

如果有任何BUG请向我反馈。……我会尝试解决的。


Q:这个游戏的性质是?...

虽然每年的新年片都长一个样……
嗯总之在我fo列表的旁友都阔以找我拿ww两周后统计寄出w也支持交换(并没有人愿意)

2018年对lo主的印象

12月啦!失踪人口也回来问印象啦!!

来和我说话鸭.jpg

轨迹系列十五题

原创自嗨向,欢迎自取w

1  洛连特钟楼的飞鸟

2  王国军要塞里的猫

3  格兰赛尔王宫夜晚的空中庭院

4  隐者庭院的《肉体改造论》

5  那些年,我们在旧城区刷过的蚊子

6  克洛斯贝尔大圣堂后的山崖

7  星见之塔塔顶所见的风景

8  试论:导力巴士、SUV和梅尔卡瓦三者的优劣

9  碧之大树下的等待

10  托利斯塔站前拂去肩头莱诺花的手

11  士官学院文学部奇谭

12  悠米尔的初雪

13  理性讨论:洛连特与克州钓圣谁更强?帝国的不要说话。

14  红翼甲板上的云

15...

真圈地自萌ooc小片段文,只打cptag黑掐喷别来烦我靴靴
只写了开头结尾。是自设轨迹15题的10.托利斯塔站前拂去莱诺花瓣的手

一生太短,一瞬好长
幸好啊,你的手曾落在我肩膀

无问
穆拉·范德尔x奥利维特·莱泽·亚诺尔

二十一岁的穆拉·范德尔中尉,珍而重之地取下前不久前才取得的肩章,装进自己的口袋。他知道这东西既能引来大胆的姑娘冲他点头微笑,也能让某个大赖皮蛋两眼发光扑过来挂在他身上大喊“我亲爱的穆拉君你为什么这么帅!”——而他大概更应付不来后者。尽管要解决也只是打一顿的事。
列车再不久就能到托利斯塔站。正是莱诺花盛开的季节,车窗外一树一...

这是一个二宣

海朝:

#空之轨迹##闪之轨迹##穆奥#
“我从未老去,你也一样”

空/闪之轨迹 穆奥同人无料《Dive into your fate》二宣

阵容:
主催  @墨凌  
@返生香    @墨凌   海朝(原po)
@绿色的一只虫子    @TOMORROW (封面画手)   @木头剑 (封底画手)
校对  @横山准   排版/宣图 @沽柳 

良心无料,成本7r,邮费需自付,周末开邮费链...

记梗

全文抄袭自思想政治必修四生活与哲学。

华山向武当借钱后,一直拖着不还。武当只好前去讨债。没想到华山却说:“一切皆流,一切皆变,借钱的我是过去的我,过去的我不是现在的我,您要讨债就找过去的我吧!”武当被他的诡辩激怒了,便狠狠的揍(艹)了他。华山要去告他,武当笑言:“打(艹)你的我是彼时的我,彼时的我非此时的我,你要告,就告彼时的我吧!”

问题:想一想,华山为什么会犯如此荒谬的错误?
(小声:因为他以为武当是个直男)

情怀冷cp无料《Dive Into Your Fate》正式一宣!
宣图热情感谢排版沽柳妹子,疯狂为您打call!
staff:
文  @墨凌  @返生香  @海朝 
图  @TOMORROW   @绿色的一只虫子  @柏粥加红茶 
校对  @横山准 
排版  @沽柳 

有多好我就不吹了,阵容代表本的水平,看我真诚的眼睛
情怀无料,印调,我们努力赶瓜生贺
相信我,参本的除了我都是神仙!真的!


假如楚留香是个抽卡游戏(1)

*fgo梗段子
*多cp
*ooc
*就是xjb写随便看看(顺便点个赞)就行

【齐风】
齐无悔和风无涯都是sr。
当然,这里指的是卡牌。
剧情池限定那种。
齐无悔一直缺一张风无涯,毕竟同是剧情池的高亚男和华真真他都已经五宝了(尽管华真真是三星),他自己也一直没来。
齐无悔很忧伤。可他没钱氪金,钱要么被用来买胡辣汤,要么是胡辣汤原料(他当然会做!),但是最大的一笔开支还是酒。
他自己喝的,埋下以后慢慢喝的,想着也许会有机会和风无涯一起喝的。

风无涯是个dalao。
华山上到枯梅大师下到二星弟子他全养了五宝310。
但是不想透露姓名的柳姓男子和谷姓女子均表示他多年私房以及卖配方和拜年出场费的钱全用来氪金了。
就在无悔...

侠明/对面相思(上)

*武当少侠(李闻墨)x方思明,bl
*明明(看起来)很攻,双性注意
*少侠强无敌(并不是)
*两句话邱蔡
*爆炸性ooc

对面相思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谁在外面?”
武当玉虚宫正是夜雨潇潇。深秋里夜静的很,唯有穿林打叶声不时透过窗传进屋内。
窗口有点不同寻常的动静时李闻墨立刻就有所察觉。他侧耳听了一会,那动静又听不见了。
会是谁呢?李闻墨摸了摸下巴。
常来找他的几个,居棠应当已经睡下了,居亦许是在红泥小火炉,闻师叔最近迷上和掌门手谈,除了练武就是钻研棋谱,都没甚可能这时候来找他。况这几位便是来了,走正门也不会在窗下徘徊。
莫非是居棠说的近来突然多起来的小松鼠?这样想着,李闻...

1 / 9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