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

Do I really want to konw about
不换头像,不改初心。

皆大欢喜

阿尔托莉雅[Alter]x梅林
属性:现paro 爆炸性ooc  真爱 特别狗血 私货和私设夹杂
一个生贺!祝my dear  @瑞雪_死宅安利废人 生日快乐!虽然是个狗血剧但是鉴于达令说不太ooc作个放出()

皆大欢喜
“您好……是的,我是梅林,您是?”
兰斯洛特抬头看了看对面坐着的白发男人,然后看到一向风度翩翩的卡梅洛现任第三大股东愤愤地挂断电话。
他有些诧异,但是并未问出口。反倒是梅林先开了腔:“每次尼缪找我都没好事。”
兰斯洛特摊了摊手表示同情和无能为力。他深知养母的风格,想必是又拿了什么麻烦事往对面的知名有求必应先生身上推。然后他就听梅林问,卡梅洛是不是要完?
兰斯洛特手里的咖啡勺当一声掉在盘子里。
“您何出此言?”
“喔——听说亚瑟和桂妮薇儿这次是真要订婚?年轻人啊还是不得不屈服于现实搞家族联姻。”梅林喝了口咖啡,满脸沧桑与惆怅,“听说摩根家那孩子最近也不安生的很。摩根想搞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是除了潘德拉贡本家以外最大的股东,现在又多个孩子,卡梅洛不动荡一番才奇怪。”
兰斯洛特紧紧捏着咖啡勺。他思绪极其混乱,一面想梅林也不全像阿尔托莉雅说的那样是个什么事都不管的闲人——那是个他们涵养极好的CEO小姐从未用在其他地方的词语——对了,怂包;一面又想既然梅林说的这么确切,亚瑟和桂妮薇儿订婚的事是八九不离十了。直到梅林喊他,他才反应过来:“啊?嗯……梅林先生您是在叫我吗?”
“可不是。”梅林往后一仰,靠在软垫上,“唉真想回去啊……世界变得太快我们老人都受不了了……”
确实是一副懒散的态度。兰斯洛特想。梅林手肘支在后脑勺上,吹了声口哨,状似无意地问他:“兰斯洛特啊你上面的是阿尔托莉雅吧?”
他点点头。“她现在挺忙的。不过倒是还挂念着您。听说您曾是她的老师?”
这话不假。阿尔托莉雅为着卡梅洛的事忙得脚不沾地,偶尔还能听到她炮轰高文特里斯坦他们说“像你们这样和梅林一样有什么用”。按说阿尔托莉雅现今也是事业有成,只还未成家;不过鉴于她那个“比梅林更没用”的哥哥亚瑟也还是除了老传出和桂妮薇儿订婚的消息连条绯闻都传不出来的钻石潘老五,这事倒也没什么人关注。
梅林好像小声叹了口气,兰斯洛特没听多么真切。死宅股东回答他说:“别安慰我啦小莉雅怕是不会关心我……顶多就是在你们面前讽刺讽刺我这懒散劲。她倒是我教的没错——可我有时候在想,我当年教她是不是还不如真把亚瑟教出来。总之尼缪找我肯定没好事。”
兰斯洛特猛地坐直了身子。
“所以——阿尔托莉雅她,最初的时候,果然不是现在这般模样?”
梅林和他对视,目光绕了个弯又落回咖啡杯里。
“啊。如果你说我还是阿尔托莉雅家庭教师的时候,那么现今的她与当时的她,当然是不同的。”
“果然吗。”兰斯洛特说。“可特里斯坦和高文他们倒还觉得这样的阿尔托莉雅才正常。”他苦笑了一声,“可是她太忙了。太忙了,就好像不这么忙就会垮掉一样。”
梅林没抬头也没答话。
“……那,她生活的还好吗。”
过了一会梅林才又问道。
“物质生活从她出生起大概已经够丰富了吧。”兰斯洛特耸了耸肩,“就我看来……她大概是——”
“一个小时零三分了,兰斯洛特。”身后冷冽的声音响起,兰斯洛特打了个寒噤。
“你已经超出原定时间十八分钟了。”阿尔托莉雅拉开椅子坐下,看着梅林绽开一个公式化的微笑。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面对面地谈谈吧,梅林老师?”
“不……那个……嗯……我现在想去上个厕所……啊几年不见你又变漂亮啦小莉雅!啊哈哈我先去上厕所了真是有点猝不及防……当然见到你很开心——”
“我只有一个问题。”纤细的手臂强硬地横在梅林面前,阻断了他的逃跑行动。
“您手里的股份,究竟准备如何处置?”
梅林看着她。熟悉的面庞上暗金色的眼瞳色彩非常沉静。
“你想要我怎么办呢?”
他坐回去,看着阿尔托莉雅,微微笑起来。
“阿尔托莉雅。”
“卡梅洛虽然挺混乱,可现在的你没理由解决不了。再加上亚瑟还要帮你一把——你需要我做什么呢,嗯?”
“我需要你的股份。”穿着三件套的金发女子回答道,“虽然亚瑟能带来一定外援,但我仍未稳操胜券。我的把握大概只有七成。要做的话,就不能有一成败的可能。”
她暗金的瞳孔又直直看向梅林。
“我再也不想重来一次失败了。”
梅林搭在椅背上的手收紧了。
气氛陡然变得冰冷起来。兰斯洛特直觉接下来的话题他不该也不能参与,奈何他的退路已经被阿尔托莉雅堵死,只好尽量把自己蜷在角落以减少存在感。
“……薇薇安那时候的事确实是我对不起你。”梅林沉默了一会才说话,声音透出一股疲惫。他脑海中闪过眼前人还是少女时的模样,那时她还会真挚的微笑,还会用纯真的眼神仰头看他,还会对他说,我喜欢梅林老师。
可直到现在他也许还未明白“喜欢”的含义。他只是一遍一遍在梦境里重复薇薇安来的那天阿尔托莉雅的表情。
天真的。疑惑的。惊惶的。

那时阿尔托莉雅正在做她人生中第一项业务。有梅林指点着进展倒是很快,只到最后谈判时卡了点壳。当晚梅林和小姑娘开小会讨论解决方案,说到一半楼下门铃响个不停,阿尔托莉雅去开门,门口薇薇安冷笑着就进了屋。
薇薇安给梅林找的事不小。那天他送阿尔托莉雅坐上回家的车,转头收起笑容直截了当问薇薇安要如何。女人把玩着自己的指甲笑得妩媚,只说梅林啊梅林你也有这一天。
那晚以后他没日没夜熬了三天,腆着老脸靠他那张嘴皮子总算是磨过去,最后把自己名下不动产给薇薇安转了一半了事。其间各种打点走动花销也不比这少。完了他昏天黑地睡了一觉,醒来是一天以后,摸出私人用手机发现满屏阿尔托莉雅的未接电话和短信。
阿尔托莉雅问他在哪里。做什么。她在等他。她相信他不会走。梅林心累的很,给亚瑟发个短信问阿尔托莉雅这几天如何,亚瑟回过电话,呵呵呵先是三声冷笑,说懒散如我都熬了两天,你道管事的阿尔托莉雅如何?
梅林大惊,问今日是否四月一日。亚瑟说行了行了卡梅洛都要完了他们又开始逼婚,要么把我塞给桂妮薇儿——
要么呢?梅林懒得和他扯皮。你现在还有空扯,说明卡梅洛还有救。
“要么把阿尔托莉雅嫁给你。”亚瑟说,然后挂断了电话。
最后一句亚瑟说的咬牙切齿,梅林没敢再回电话,打开pad往新闻头条和股票涨跌上瞄了两眼,立刻被绿油油的卡梅洛给震惊了。
道理非常简单,掌门人乌瑟突然遇害,家里俩小孩一个出了名的不成器一个尚初出茅庐且在外地谈判,能给卡梅洛续一秒的梅林又自顾不暇,各方蠢蠢欲动的势力乌泱泱压来一片。可算兄妹俩拉出来的年轻班子尚可一用,尼缪也去搭了把手,卡梅洛总是没倒。
梅林不怎么灵光的脑子倒是反应过来有人封锁他消息,仔细一想之前的交际也不是没有风声,说到卡梅洛给他使眼色的人也不少,这是第一个错。薇薇安只是个幌子,或者说只是拖住他的一部分。他叹了口气,给尼缪挂了个电话,问卡梅洛怎么样,说到最后顺带着带点忐忑地问了一句阿尔托莉雅怎么样了。
尼缪的口气事不关己,说大概在医院吧,然后又把电话给挂了。
连着被挂了两次电话的梅林没脾气了。他订好机票披上衣服晃晃悠悠出了门往卡梅洛总部赶,良心挣扎了半天要不要先去看看阿尔托莉雅。小姑娘还在等他。他坐在车上有点昏沉,听见手机叮地响一声摸出来看,阿尔托莉雅把乌瑟葬礼的消息转发给他,问他要不要去。
于情于理他都得去一趟。早晚是要见的就不急于一时了。他想,然后径直去了卡梅洛总部。这是他的第二个错。
露了个脸以后摩根明面上消停不少,本家的老人们也算是都稳住了,梅林松了口气,准备跟亚瑟合计合计打点老友的葬礼。
结果亚瑟见他差点给他一巴掌,在脸前生生停住,说我怕你脸上一个巴掌印葬礼上没法见人。
亚瑟还说没你的事了阿尔托莉雅已经安排好了。
她那么想你。——或者退一步,她那么需要你,你第一个第二个甚至之后联系的居然都不是她。

葬礼那天阴沉沉的,可没下雨。阿尔托莉雅披着白风衣站在门口,面色也是苍白,翠色的眼瞳里疲惫已经掩盖不住。
梅林站的不远。姑娘全然没有怪他。见到他时微微鞠躬说您辛苦了,谢谢您。后来梅林忆及此事觉得自己真心不是人,好歹勉励姑娘两句,她也不见得变成如今这般谁都不信任一人忙到底的样子。那时他只也欠身颔首,说节哀,便径直走过。
姑娘温凉的目光在他背上粘着。他没回头。
他爱她吗?他不知道。但是亚瑟没骗他。本家确实有人想让他与阿尔托莉雅联姻。这票买卖真是比桂妮薇儿还划算,亚瑟咬着牙说。然则他是害怕的。薇薇安说他不懂爱。她说对了。
对于姑娘们爱慕的目光梅林再熟悉不过。只这一次,这一个人,这一种目光——他竟会无所适从。

自那以后梅林开始了他的死宅生活。光卡梅洛的股份就足够他挥霍,何况隐居阿瓦隆以后他清心寡欲到几乎无欲无求。只有每年阿尔托莉雅生日时他会奢侈一把,寄各种各样的东西过去,附一束阿瓦隆庭院里的鲜花。
寄吃的会被留下,其他都被退回来。花没有退回来估计是快枯死的缘故——梅林总结了一下规律,用一种不符合个人形象的悲观心态。小莉雅果然还是讨厌我了吧。也许没有?毕竟巧克力还是被收下了。
这是爱吗?他不明白。在这以前他从未爱过什么人,也没有什么人教过他什么是爱。他爱着所有人,希望所有人幸福,因此阿尔托莉雅被培养成了能够造福所有人的人。可是阿尔托莉雅是怎样想的,阿尔托莉雅爱着什么人,曾经的梅林并不会考虑这种事情。

门口又闪进来个身影,兰斯洛特感觉那身影简直像太阳一样温暖。他投以感激的目光,高文浑然不觉,举起手机递到阿尔托莉雅跟前,仿佛全然没有受卡梅洛掌门人和第三大股东之间的低气压影响。
“亚瑟来了个电话。”他说,“我说你不在,他非常正经地说是急事,我只好来找你了。”
梅林见势准备跑路,阿尔托莉雅接过手机,把椅子往梅林的方向又挪了挪。
“什么事连让高文带个话都不行?”她对着手机说。
“桂妮薇儿又把我甩啦!”亚瑟兴高采烈。
“也就是说你带不来她家的大量援助了。”阿尔托莉雅冷静地说,“很好,你没用了。”
“我们不是还有常规的备选方案吗?”亚瑟用唱歌般的腔调说,“比如说你和梅林联个姻。”
世界沉默了。梅林掩住了脸。兰斯洛特大起大落,正在神游天外。高文没摸清状况,还在微笑。
阿尔托莉雅上下打量了梅林几眼,仿佛在看一头待宰的猪。
梅林被她看的发怵,抬起头战战兢兢和阿尔托莉雅对视一秒。
她露出个和年少时别无二致的笑,将手机滑到梅林面前,不忘说一句我看可以,只要当事人同意。

END

私货:①当兰桂也可以啦不过我脑的是旧剑兰(咳
②老兰能看出来无毛是alter而高文他们不能是因为这个兰是狂兰……(小声)

评论(14)
热度(64)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