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

Do I really want to konw about
不换头像,不改初心。

【圆桌中心】好故事

一个九月周练段子合集。权且混更。

依照顺序,内含:加莫、莫&剑、崔&剑、高&兰x剑、旧剑&剑?兰、贝剑(剑贝)、梅剑,请注意避雷。


【加莫】一个片段

加拉哈德随着圣杯被天使带走了。消息传来的时候莫德雷德正在练剑。汗水从背脊上滚落了几颗。她依稀想起那人的笑。以前薇薇安说那是“使卡美洛如沐春风般的笑”,她嗤之以鼻。

他上了天堂吗?她会坠入地狱吗?莫德雷德又挥出一剑,想着真可惜啊揭不下那张伪善的面孔了。


【莫&剑】无爱之人

亚瑟王啊!你永远不会爱人。拄着剑与她面庞相似的少女大笑着说道。

不过只有一点我很高兴——因着承继了你的血脉,这一点我同你是一样的。

你还能不承认我吗?没有爱、也没有被爱,仅仅被需要被敬仰着的骑士王哟——


【崔&剑】霏霏

——我是多么、多么地想要再次侍奉您啊,我高洁美丽善良真挚的王。


逢魔时刻。本是黄昏暮色,偏又阴云沉沉。

特里斯坦眺望着前方。在地平线尽头出现了黑色的小点。曾经有张着黑帆的船行的近了,那时他的生命随着那船到来而逐渐消散。

英灵无尽的时光中他时时悔恨着生前的错事。背叛与失去。而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分毫。

他曾怀疑过伊索德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一切皆尽,无可挽回。

逢魔时刻。他默念一遍闲聊时御主告诉他的词。以及御主对作为archer的他所下达的命令。

他恍惚中又感到一阵熟悉的气息。

特里斯坦卿。特里斯坦卿。他还记得王这般叫他,偶尔带着微微的笑意。

而如今他只看着娇小熟稔的身影从对岸一点点远去,似被晚风吹起了裙角。

挂着黑帆的船驶近了。这次他亲眼看得一清二楚。

“请去找出并查明saber,若有可能优先击败吧。”

雨终于落了下来。


所爱之人(高&兰x剑)

他爱着谁呢?他恨着谁呢?

——她又能爱谁呢?她又恨着谁呢?

兰斯洛特卿。骑士之骑士。亚瑟王座下的首席。他的挚友,王的挚爱。

高文这个人,现在就要死去了。那么在最后的时刻,是不是应当原谅他所爱或曾爱过的人呢。

只要是她的需要、她的愿望——


【旧剑&剑?兰】绿眼的怪物

“她知道我的存在,我也知道她的。这联系很奇妙。”亚瑟单手支头,把玩着玻璃杯。他刚刚把里面的冰淇淋吃的一干二净,“有点类似……唔,那两位两仪小姐吧。”

兰斯洛特看着他,静静等待下文。年轻模样的金发王者笑起来:“卿大可不必这样看着我,我又不是你的那位亚瑟王——何况,我们也不会真正责怪卿啊。”

亚瑟的眼睛是绿的,和阿尔托莉雅一样。他们的眼睛都明亮且清澈,却倒映不出彼此的模样。

“见到她的话请帮我带个好呀。”亚瑟站起来轻巧地掠过他身畔,“想必卿不会因为某些无端的愧疚和伤感,便拒绝了我的请求吧?”

“……王也让我代她向您问好。”迟疑了片刻,兰斯洛特垂下头轻声说道。


【贝剑】心之所向

“贝狄威尔卿。”

他顿住脚步,转过身去。身材纤细高挑而面容与他相仿的女子抱着手臂看他。他则呼吸沉重,步履蹒跚,只得苦笑一场,说毕竟我还是比不得他们,您多珍重。

“你受伤了,应当留下。否则会如何很难说。”理性到冷酷的声线在他耳畔响起。贝狄威尔只摇摇头,又转过身去。

他迟疑了一下,走了两步,又停下来,没有回头。

“多谢您的好意。”

声音中的苦涩好像要溢出来一般。


“真可惜……好不容易才说服高文卿晚上吃蒸蔬菜的。”

阿尔托莉雅小声说,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眼中的茫然。


【梅剑】好故事

“晚安,阿尔托莉雅。明天再来给你讲骑士王传奇。”梅林温柔地摸摸小姑娘柔软的金黄发顶。

“晚安,梅林老师……”小姑娘眼睛也不愿意睁一下,迷迷糊糊地回答。

梅林笑了一笑,熄了台灯,夹起书页上空无一字的厚重书本轻快地走出房间。


END

边听德沃夏克九交边敲字真是赤鸡体验……


评论
热度(74)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