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

Do I really want to konw about
不换头像,不改初心。

2017文手总结

顺序是20题→每月总结


01 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
(黑历史)同人6,正儿八经发表的同人3,作文10

02 你今年挖了多个个坑?
…………
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吧。
c影弓 尸体派对paro(还没挖出来)
枪弓 一次愉快的旅行(2000+)
枪弓 始末终途(1000)抑郁症最严重时候写的,明年可能还会试着填一下
梅林中心 一次愉快的会议(1500)
梅剑 幽灵爱情故事(1000+)
高文x希德 掘墓人(1000)
↑这篇crossover要是能找到同好我就填,在脑内这篇有车
高剑 呼啸山庄paro
↑合起来怎么得小一万了_(:D)∠)_

03 你今年填了多少个坑?
卡瑟 向死而生
梅剑 皆大欢喜
↑其实还挺满意的(。)

04 摸摸你的良心,如果它还在的话,有没有觉得痛?
没有(。)
↑一个两周一天假朝五晚十一的高二狗感觉很是满足
不过有几篇没填有点遗憾

05 这一年你写的最满意的文是哪篇?
写完的皆大欢喜,没写完的始末终途。
皆大欢喜画风很可以,写的很顺畅,霸道总裁阿尔托利亚聚聚好极了()
始末终途,脑洞全年最佳,遣词造句全年最谨慎。
但是对结尾一句最喜欢的应该还是宰相&皇帝那篇《而我们终将老去》

06 这一年你写的最不满意的文是哪篇?
贞德alter中心 泡影之梦
改了又改最后也不顺。没有体现出我的思想感情(。)

07 这一年你热度最高的文是哪篇?能总结一下原因吗?
枪弓 发情期
是肉。应该算可以,但是现在我只想删文(……)
除了这篇是皆大欢喜。

08 这一年有哪些读者令你印象最深刻?
瑞雪er。你们见过用比原文还长的文回应作者的读者吗?
↑这里有一个(。)

09 这一年有没有什么读者留言令你开心的原地爆炸?
梅剑我一个喜欢的太太说我文风褒义地像my女神!!!!
直到现在还在boom

10 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快乐的事是什么?
同上题。
还有就是在枪弓圈算又认识了一个亲友吧

11 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悲伤的事是什么?
不算写作,但是写作里有抑郁症的影子。

12 这一年你是否因写作而结识了新的好友?
见11。老顾嘛(。)

13 这一年你为了写作而主动学习了哪些新东西?
查了挺多资料吧……具体倒可能没有

14 这一年你的文是否有收到过画手配图? 
没有。以前应该也没有……哭泣。

15 如果有可能,你最希望能合作的画手是哪一位?
……不可能的,不想了(。)

16 你认为自己这一年在写作哪方面提升最多?
剧情节奏吧……应该算是从寡淡无味上升到了鸡肋(。)

17 你认为自己这一年在写作哪方面的缺陷最需弥补?
同上题,还有部分文的情感表达。

18 能不能贴一段自己这一年写的最棒的文章段落?
“你到底还有点人性。”尤肯特突然说。他们都没再提起里恩,奥利维特也把塞德里克抱走了。奥斯本深以为然,又点点头,“我到底还有点人性。”
他顿了顿,用手中的棋子把尤肯特的棋子敲下棋盘。
“将军。”

【闪之轨迹】(宰相&皇帝)而我们终将老去
↑前面提到那个结尾。也许不是最好,但绝对是我最喜欢的。

19 有什么话想对这一年的自己说吗?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20 新的一年,对自己在写作方面有设立什么小目标吗?
给穆奥出无料!
给各种cp出无料!
写点剧情节奏性文章
填坑,上面提到的任一以上

-------------------------------------


Jan.

“被选择的人”。

瑟蕾娜无数次去想自己何德何能得到哲尔尼亚斯的承认,也许千年以后她将成为传说,然而那些诗人们所传唱的内容,与她本人的故事,大概会相去甚远吧。

如同三千年前战争的传说,哪怕传奇之人就站在眼前,起初又有谁能辨认。多少故事已经随着时间流逝长出枝芽抽出藤蔓,而真相这颗种子早已堙没在尘土中。

莎娜同她讲,瑟蕾娜亲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呀,换做我们哪里能够得到哲尔尼亚斯的承认呢?

不,不是的。抗拒的话语就在唇边,却又畏惧伤害友人传递的暖意而不肯吐出。

可是莎娜啊,你难道不觉得我们的命运仿佛已经铺好的轨道,是令人恐慌的命中注定,是令人悲哀的无法改变。

蜜色皮肤的姑娘笑的仍旧天真无邪,她又能说什么呢。

她还能说什么呢。

 【PM卡瑟】向死而生 


Feb.

迪卢木多睁开眼。

他想他应该已经死了,但是林间阳光温柔的触抚与微风拂过树叶发出沙沙的低声歌唱又如此真实可感。

这里是片熟悉的森林——很熟悉,他就是在这里迎来死亡与新生的;然而令骑士有点意外,在这里,除了他,再没有任何活物的气息了。

那么——我应该做什么呢?

下意识地不去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骑士先思考起自己能做些什么。

——吃个苹果也许不错。

这样想着,他发现自己手边多了几个苹果和一把水果刀。

自然而然地,他削起了苹果来。

苹果个头不小,颜色红彤彤的挺好看。迪卢木多想了想,决定削成几瓣慢慢吃。

【金枪】骑士和他的苹果


Mar.

玛修带着毛巾回来时她的御主小姑娘已经睡着了,表情安详,呼吸平稳。

过了一会,厨房的方向传来剧烈的响声。

玛修正坐在master旁边写笔记,内容是“御主发烧症状:头疼”

想了想,她另起了一行,又往后写了一句。

“疑似挑衅emiya前辈的库丘林前辈,判断为脑热?”

【枪弓】头疼脑热


Apr.

两仪式拉开冰箱门时身后厨房门被砰地推开了。

“saber你真的不能再吃了今晚的夜宵已经给你双份了……”

四目相对,面面相觑。

最后卫宫(archer)很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先开了口。“抱歉认错人了……我还以为是骑士王。”

“卫宫做的夜宵很好吃。”只穿着蓝和服的暗杀者小姐回答的莫名其妙,“不过和我一个职阶那位卫宫先生好像更喜欢吃汉堡炸鸡和薯条。”

“是么……”钢灰色的瞳孔好像闪了闪,“我还以为切嗣当上代行者的话就不会再沉迷垃圾食品了……”

【卫宫父子&两仪式】良夜(未公开)


May.

梅林回到阿瓦隆是在很久很久以后。

那天正是初夏的午后,阳光正好,最适合在阿瓦隆高塔白树下的草地上闲庭漫步。他慢慢踱着步,远远望见那曾如白百合般纯洁的少女就躺在草地上,阳光落在她脸庞,是安详纯真的模样。

于是梅林走过去,一路上繁花次第开放。他指尖触碰到阿尔托莉雅的眼睫,一朵白百合又绽开在他手上。


故人旧事,也算赴约。

【梅剑】赴约


Jun.

他回头看见是里恩。面部肌肉比思想先一步做出反应,牵出一个笑脸。

紫色的水晶一般剔透的眼睛望着他。比那一种明锐的视线更可惧的是眸子里毫无掩藏的一颗真心。相较之下他的伪装多么拙劣,就在此刻,简直一触即破。

里恩说:“走吧,库洛。没吃早饭的话我带了便当。火车快开了。”

他就顺从地跟着里恩走去。七八点钟的阳光,真是女神温柔的馈赠。至少他们可在一片阳光中离去,而非面对阴雨;阳光触抚着他的背脊,像梦里谁温暖的手掌。又好像一切都未发生,一切还可挽回。

【库洛中心】chiper


Jul.

“您好……是的,我是梅林,您是?”

兰斯洛特抬头看了看对面坐着的白发男人,然后看到一向风度翩翩的卡梅洛现任第三大股东愤愤地挂断电话。

他有些诧异,但是并未问出口。反倒是梅林先开了腔:“每次尼缪找我都没好事。”

兰斯洛特摊了摊手表示同情和无能为力。他深知养母的风格,想必是又拿了什么麻烦事往对面的知名有求必应先生身上推。然后他就听梅林问,卡梅洛是不是要完?

兰斯洛特手里的咖啡勺当一声掉在盘子里。

“您何出此言?”

【梅剑】皆大欢喜


Aug.

旷野。草原。阿尔托利亚走的漫无边际。

是在哪里?去何方?又是梦还是虚假的幻象?然则风划过皮肤的温柔也过于真实,令人无法再作他想。

视野里出现了巨石。石中插着剑。她下意识走过去拔起。


阿尔托利亚骤然惊醒。

窗外天蒙蒙亮,雨还在下。梦境的终点她清楚地听见谁低低笑了一声。那笑声不带什么开心愉悦的色彩,却也听不出恶意。

她翻了个身,枕着手臂又沉入黑甜乡。

【梅剑】幽灵爱情故事


Sep.

“皇兄早。”

初秋的晨霭微冷微润。塞德里克在石阶高处站着,朝庭院里的奥利维特微微颔首。他的皇兄只能抬头向他回礼,这使他心中泛起一阵不可说的愉悦。

“不去多睡一会吗?你这个年纪还是要多睡一会才能长高啊。”奥利维特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七分关怀三分客套。

时间确实还早。太阳还没出来,天色也只是不那么暗沉,还未到天明的地步。

“不了。”塞德里克摇摇头,顺着台阶走下去,“您在做什么?”

奥利维特摇摇头,脸上仍旧挂着笑意,却变成了怀念与感伤。

“没什么。”他说。

【帝国骨科】晨星


Oct.

他知道他将不会介意。只要他活下来了。哪怕空之女神不曾眷顾于他,哪怕向他伸出手的是暗面之物,哪怕他不再是他,不再是他的奥利维尔·朗海姆——

他仍会站在他身后,伴他至世界终焉。

【穆奥】Serenato


Nov.

“晚安,阿尔托莉雅。明天再来给你讲骑士王传奇。”梅林温柔地摸摸小姑娘柔软的金黄发顶。

“晚安,梅林老师……”小姑娘眼睛也不愿意睁一下,迷迷糊糊地回答。

梅林笑了一笑,熄了台灯,夹起书页上空无一字的厚重书本轻快地走出房间。

【圆桌中心】好故事


Dec.

——而他没有想到的是,一年后他迎着抨击与斥责再度踏上赛场,在网游中遇到了一个叫“再睡一夏”的ID;两年后他在赛场上和那个人握手,互道有些苦涩却真诚的祝福;三年后他手中握着世界冠军的奖杯,走出机场的瞬间有人向他走来,张开臂膀揽他入怀。


孙哲平对张佳乐说:“我爱你。”

【双花】孤灯隔远汀


感谢大家一年以来的支持!

评论(6)
热度(5)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