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

Do I really want to konw about
不换头像,不改初心。

【生贺属性】【穆奥】嗟日暮

依然18穆x15奥,小短篇一发。和上次的《所铭记的》可以连起来看。

总之最重要的,男神生日快乐——!!!!!!!

 

嗟日暮

穆拉进屋的时候奥利维尔正坐在他床上翻着一本诗集。那书是上次他来时带的,穆拉顺手把它塞到了床头。见他进来奥利维尔抬头笑眯眯地看他:“哟,亲爱的穆拉君你来了啊。”

“您今晚要留宿?”穆拉不动声色的问。

奥利维尔拍拍身边的位置:“哎呀穆拉君不要这么见外啊——今晚就让我们在这里共度良宵吧,我可是十分期待能与穆拉君共寝啊。”

于是脸色铁青的穆拉一把拽起奥利维尔把他丢进浴室:“想睡觉就先洗澡去!”

“穆拉君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奥利维尔的声音被穆拉的关门声隔绝,过了一会依稀有水声传出来。穆拉坐到床上,顺手拿起奥利维尔看的诗集翻了一翻。

那约莫是本东方共和国传过来的集子,语言风格不同于帝国固有的朴实刚健,是半明半晦的冰山一角。他念了两句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之类的句子,看见书底下注释说这首是位女诗人的作品,“三山”则是东方神话中的三座仙山,寓意大约是想要借力来实现理想。

穆拉想原来奥利维尔还看这种诗,他一直以为那位不似帝国人的小殿下满脑子全是些情诗——这时奥利维尔从浴室探头探脑出来,湿漉漉的金色头发披散在肩膀上。等到奥利维尔整个身子都探出来穆拉才发现他穿的是自己唯一一件白色衬衫,即便是两年前的旧衣服奥利维尔穿上也显得宽大许多。他哭笑不得的看着奥利维尔甩着两条肥大的袖子走过来,然后自觉地把一条毛巾盖到了奥利维尔的头上,轻轻揉搓了一会儿。

奥利维尔哭丧着脸从毛巾底下钻出来:“穆拉你怎么长得这么高的……”

“如果想长高就先好好练习武术吧,多少也得像点帝国人文武双全的样子啊。”穆拉叹口气,听见奥利维尔嘟囔着“我也在好好练枪法啦”,直到奥利维尔发现他翻了诗集,瞪大了眼睛:“哟穆拉君你终于肯来体验诗词之美了!”

“……什么?”

“这一本是东方传来的词,词嘛你可以理解为诗的一种……”奥利维尔开始滔滔不绝起来,穆拉揉了揉太阳穴打断了他:“我只是没想到你会看这种写理想的诗——我以为你只喜欢那种软绵绵的情诗。”

奥利维尔收敛了表情又微微笑起来:“其实比起清丽的风格,我更喜欢气势宏大的东西也说不定——这位女词人可是能写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种句子的女中豪杰啊。”

然后他四仰八叉躺到床上:“好啦亲爱的穆拉君,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说的不就是现在嘛!你也快些洗完澡然后我们就可以……”

穆拉完全没有理会奥利维尔径直走进了浴室。

氤氲的水汽从地板盘旋上升。穆拉想起那首词中的句子,说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又想起奥利维尔那个微笑来,忽然意识到奥利维尔这个人也许并不是明面上那个不思进取荒诞不经的放荡样子。

他一直所注视的那双漂亮的紫色眸子里从一开始就藏了他的先祖那位狮子大帝的影子,仅仅是沉睡着没有苏醒。然而穆拉无比清楚,在未来的某一天,也许就是不久后,他所要用一生去守护的那个人,也会拿起武器向前战斗。

——那个时候他除了挺身站在奥利维尔身前为他劈开道路,不会做出其他选择。

但慈悲的女神啊,请让那一天晚些来临,让那个人再多享受一些欢乐与安宁吧。

 

穆拉走出浴室的时候奥利维尔已经蜷缩在床上睡着了。他为奥利维尔盖好被子,俯身在小皇子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晚安吻。他看见奥利维尔安详的睡颜,心想这家伙也就只有这时候比较符合他的年龄,然后拉灭了灯。

他闭上眼睛后没有看到的是,奥利维尔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个微笑来。

晚安哟,我亲爱的穆拉君。

-Fin-

文中提到的词是李清照的《渔家傲》,文题也由此而来。古早的脑洞了不过引词还真是临时起意……

感谢阅读!

 

 

 


评论(5)
热度(6)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