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

Do I really want to konw about
不换头像,不改初心。

星痕

片段。并没有写完,瓦吉x缇欧吐槽组cp安利。

收到缇欧·普拉托的讣告时,瓦吉·赫米斯菲尔四十岁正。
四十岁下的守护骑士,依旧一副少年时的好模样。瓦鲁多常皱着眉说他一点都没有女神座下应有的圣洁英武样子,反倒生得这一张妖媚的皮囊,偏偏又总是不老的少年模样。瓦吉听了每每一笑置之,说我不这样将来退休了怎么接着做牛郎呢?
而收到讣告时他把纸展开来看,眨一眨眼就把讣告放了一旁,竟是眉头也不皱一下。
瓦鲁多问他要不要去参加克洛斯贝尔的葬礼,瓦吉摇一摇手,说再议吧——前提是先把手头的活干完。彼时他们正穿梭在帝国茂密悠远的森林里,瓦吉心下腹诽灵压爆表的女性总长一千回,明明只是小小的遗物为何要派遣守护骑士回收,又为什么是他而不是驻守帝国的副团长。但是思考这些也没用,仿若被时光遗忘的绿发女性站在窗边抽着烟瞟他一眼,淡淡一句这个任务你去吧,反应过来时他已站在九号机上了。
百无聊赖之下想起那张讣告来。少之又少的通讯中比他还要小两岁的姑娘也提到自己是与约纳一起在列曼自治州生活,怎么又葬到克洛斯贝尔了呢。大教堂后墓地的风景是很美,山道的清风湛蓝的天,洁白的云划过是遥远的痕迹,站在幽深的峡谷峭壁旁看辽远的风景,又是多么美好的回忆。leader的兄长就葬在那里,假期了有时会见他去扫墓。烦人的是大教堂的主教,瓦吉记忆中那一位早已回归女神,新来的主教听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克洛斯贝尔,几十年未曾再踏足的土地,同他记忆中有多么大不同,抑或他模糊回想中的草云树风如今又是什么模样,是何其令人恐慌的事。
丢一个暗物质出来轰走拦路的魔兽,瓦吉同瓦鲁多一道接着开路。瓦鲁多瞟他一眼满脸欲言又止,倒是瓦吉先笑出声:“怎么了瓦鲁多?”
“你看起来不在状态。”瓦鲁多皱着眉打量他,“不管在想什么赶紧先集中精力出任务,省得你们那位总长大人又有机会耍你。”
“是吗?”瓦吉又呵呵笑着,“不愧是瓦鲁多,学会关心我了啊。”
接着他无视了瓦鲁多清晰可见的青筋也没有理会他的咆哮,自顾自向前走去。

评论(12)
热度(15)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