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

Do I really want to konw about
不换头像,不改初心。

段子

复健用。……说是这样其实大概是报社。


库洛发现自己去不了天堂——哪怕地狱也好时,他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许是女神太过公正,他切实有罪却罪不至于太重,升不了天堂也下不了地狱,只好在人间不上不下地徘徊。

库洛在死亡之后第二次崩溃是他发现自己只能在托利斯塔徘徊——哪怕十里矩的距离也是不可跨越的壁障,因而他只能日复一日看着曾经的同学和后辈们为他的死亡而悲伤。“早知道直接把事做绝点大家肯定就不会这么哭哭啼啼的了……”库洛小声嘟囔着,尽管并没有人可以听见,也没有人还在哭哭啼啼的。

他想自己对这些人足够仁至义尽,该还的东西早在托利斯塔攻防战的前日就一并还完,连安洁莉卡的东西也一并塞给了托瓦。五十米拉的债姑且算是还完,唯有一点——他没能实现同里恩互相妥协的约定。

到最后还能以前辈的身份托付给里恩约定,这笔买卖也不算太亏。但这样一来他就欠了里恩两次,摸摸良心(库洛也在纠结自己有没有这种东西)会让自己脸红的程度。同里恩做的最后约定却并不让他后悔,是那个家伙的话总会找到自己的方向。

但说到底,这还是女神对他的惩罚。正因为欠了里恩两次,女神才让他看着里恩,日复一日,在里恩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前,把里恩最脆弱的一面暴露给他。

终于七班的同学们要散伙了——最后一天他们全班在屋顶上站着,三三两两说着话,绝口不提即将到来的告别。唯有里恩沉默着不发一言,库洛在房顶上满怀感慨地注视着他,心想这惩戒终于结束,里恩·施瓦泽暂时作为里恩·奥斯本而存活下去,固然是仇人的儿子这种烦人的设定,不过是里恩这种人也无所谓了。

直到里恩转过脸来,紫色的水晶一般的眼瞳中真的像盈满水一样,满载着激动的含义,脱口而出他再熟悉不过的称谓——


库洛。他听见这样的称谓,不禁茫然失措。


评论(2)
热度(18)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