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

Do I really want to konw about
不换头像,不改初心。

双人文手问卷

之前看到的问卷!和  @瑞雪_BG厨安利废人 这个人一起写了一下,论一个懒癌的我【。


1. 自我介紹一下吧,說說看你平常都寫些什麼。

瑞雪:……无色鸣。

好像真的没有了,哭泣

墨凌:啥都写!轨迹pm刀男基三【no


2. 現在向大家介紹你的搭檔吧!

瑞雪:meilinger!

是个天使,吃了我的安利,还乐意投喂我:D

墨凌:瑞雪er。

嗯就是好基友咯XD可以抱紧的


3. 想像一下你們兩個會在什麼樣的情境下邂逅?

瑞雪:不是很好想象哦,希望的话——

大概是在一个我很喜欢却又很偏僻的地方吧,像是冬天的细雨中的森林公园,看到的和我一样和我相似的人,在那边,不近不远的地方,也在看着我,不需要什么美或者惊艳梦幻绮丽唯一重要的只是“在那里”这件事情


墨凌:哇其实见过了哦,在洛阳龙门石窟,下着小雪。

希望的话,大概是这样的?

仲秋时节东都中,入夜行人渐少。

万花的少女欺身放一盏花灯,幽幽冷光中回首望去,腰间系着酒坛的女子眉目间尽是笑意。

“哟……姑娘好兴致啊。”

【别问我为啥是基三场合


4. 你喜歡對方文章的什麼呢?

瑞雪:感觉上和我相近,能看得很清楚又很舒服

就是,墨凌桑对于俺的感觉:D

墨凌:嗯略病娇的感觉吧,还有关于心理意识性的描写来着。

其实就是,觉得好高大上啊(……


5. 從對方的作品中找一篇喜歡的文,用自己的風格改寫一小段。

瑞雪

Flower Dying's Day的结尾部分

手无措地摸索着自己的胸膛,她站在原地愣了好久,指尖处一点点传来迟钝的触感,冰冷一点点蔓延开来同化着身体,从那不再搏动了的心脏,从那早就停止了的鼻息——

或许是说明明早就该感受不到冰冷了——

为什么——会这样?

雷希拉姆——她下意识地张口,想要喊出这样的直觉所指引的依凭,跌跌撞撞地跑向印象里对方所在的方位却摔倒在地上。眼前的一切都霎时剧烈地迸裂开来,簌簌地落下,裂缝中莹莹隐隐奇异地模糊而清晰着的,春意般的绿发,蓝天般的眸子,白云般的衣衫,努力地比着她听不到的口型。

你——

她拼尽最后一点力气伸出手,想要试着去够那不断扩大的在碎裂的世界的缝隙中显现的人。她无力地躺在地上,忽然明白了他的话——

还有他——

名字,名字,想不起来。究竟是谁呢,明明是重要的人——

再见。

无声的言语千百遍地重复着,泪水再也无法抑制地落下,眼前的人和世界终究是越来越模糊,然后被撕裂。

——如果重新选择一次的话,你会怎样呢?

悲悯而又嘲讽般的声音,世界不断沉没沉没至无人之境,感官被一样样地剥夺声音也再听不真切,胸口不可抑制地疼痛着,我所追求的,我所爱的,所支撑着我的,还有他——

全都忘记了。

再来一次的话——

再来一次的话——

你又会走上怎样的道路呢?

究竟是多少次,多少种选择,才能让你那骄傲谦卑固执脆弱坚定迷茫的心灵满意呢?

墨凌

Flowers Above Your Head结尾

为什么——

下意识地抗拒着内心的感觉,他用手轻轻抚过她的面颊,素白色的女孩面容平静,长长的眼睫似乎还会如蝶翼般颤动。

白色的。这颜色并不适合她——

他恼火地想。但是会改变的,能够改变的,我有这样的能力,以至于我存在的意义也尽在于此。

少女湛蓝的眼眸。清浅的微笑。发丝擦过皮肤的轻微痒意。

他甩甩头赶走漏网的杂念,然后慢慢笑了起来。


他俯下身去。


6. 寫一點你覺得對方會喜歡的東西送給他。

瑞雪

透子前辈和N先生要结婚了。

其实早在两个月前透子前辈就来找过我,然后对我说了这件事。这也完全是意料之内的,她拉我进了咖啡厅,对着端上来的提拉米苏愣了两秒,然后抬起头来和我说,“我要和N结婚了。”

我当即表示好啊。

其实要说结婚,这样的概念也不是很准确——N是个各种意义上的黑户,要扯证在法律上是没保护的,是作为相爱的人下了厮守一生的决心的话其实结不结婚倒也无所谓,但是透子前辈表示他们觉得需要这样的仪式感。要那样一个场面的话——看着自己所爱的人穿着婚纱,那样的一句I do之后看着她的脸庞——生气勃勃而幸福的脸庞——然后拥她入怀,怀着所有的虔诚深深地烙下一吻——

“会感觉很幸福。”作为一个至今为止都没真正谈过恋爱的人,我尽力地想象了一下然后按直觉这么说了。

她爽朗地笑起来:“所以说啊。那么就下下个月——三十一号——”


N先生是个简单的人。他带着他在冠军之路的朋友们把N之城的那个当年他和透子前辈决战的大厅收拾了出来做了婚礼的场地,订了很多鲜花——玫瑰雏菊郁金香康乃馨——以及认认真真画了他理想里的礼服。

啊,总之是透子前辈看了一眼就被否了就是了。但是他也没有气馁,两分钟的失落之后很快又和透子前辈商议起“能不能让佐罗亚克当伴郎,伴娘也行”的事情。

……或许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脱线的人?

但是我明白的,透子前辈谈起来的时候,会露出温柔又明朗的笑容说“还不赖”这样的话的,只有N先生一个人了。

所以我应该感叹一下,谈恋爱真好……?

墨凌

“等一下!别往前走了!前面有巨大的能量波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阿克罗玛的语气里是难得的惊骇。鸣愣了愣,随后就感到冰凉的气流扫了过来。她还没来得及黑对方的不靠谱一句就直挺挺栽倒在地,再一爬起来仰脸就是熟悉的脸。

“!”鸣表示自己受到了成吨的惊吓。她结结巴巴地说:“阿阿阿阿阿克罗玛!?你你你不是在合众吗怎么跑过来了?”

“……你是谁?”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皱起眉问她。

“我是鸣啊别装傻了给你卖命的是我哎旁友!”鸣愤愤站起身之后终于发现了不对,令她十分悲伤的身高差现在倒了过来,仔细一看镜片后的眼睛明显更加年轻稚气一点。

作为机智的冠军小姐鸣很快反应过来了状况:“好吧……那么你几岁?”

“十四岁。”小家伙穿着略有些长的白大褂面无表情地说,“你认识我……未来的我?”

“你怎么知道的?”于是鸣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暗叹一声自己都老了,随口一问,不料阿克罗玛还是一本正经地回答了:“时间之门啊,我的作品,理论上通过神奥地区神明的力量可以自由往返于时间的角落。”

“哦?那把我送回去怎么样?”鸣托着腮帮子问。

“这个……”小卫星头露出一点脸红的神色来,“这个发明还不太完善……我以为将来的我会完善掉它的。”他又小声嘟囔道。

鸣叹息一声,还是不抱什么期待的等着大的那个把她捞回去吧。不过小阿克罗马似乎也对她很感兴趣:“你是合众人吗?”

“嗯啊,不过我不会告诉你未来会发生什么的!”鸣神色坚定。

“那种东西有什么意思!一个选择的变动就会影响整条世界线,你跟我讲这个有什么用?”阿克罗玛满脸不屑,不过过了一会儿小又小声问:“那……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认为的?……是值得被人喜欢的人吗?”

鸣看着小卫星头一本正经的脸憋笑差点内伤,她艰难地开口:“那……你先说说,喜欢是什么?”

阿克罗玛果然冥思苦想了一会儿:“……人际吸引的一般形式?”

“这么学术的回答啊你真的理解吗?你和人交流吗?”鸣毫不留情地吐槽。

“……”小卫星头垂下头,鸣看着他的头顶,忽然起兴做了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

她摸了摸对方的头顶,触手是毛茸茸的质感,收手时拽了拽那根蓝色的不明物,换来对方的一记白眼。

“你啊……”她毫不在意地摆出一副高人姿态,“只要这样下去,会有人喜欢也说不定呢。”

“是吗……”小卫星头若有所思,“那你喜欢我吗?”

冰冷的气流再次突如其来地吹刮,阿克罗玛只看见鸣对他眨眨眼,随后便消失在了时间的涡流中。


一屁股坐在殿元山阴冷潮湿的地面上的时候鸣的心情很不爽。这时候通讯器里传来的优哉游哉的声音就让她更不爽了。

“那……你现在,喜欢我吗?”


7. 如果可以毫無限制地向對方點一篇文,你會點些什麼?

瑞雪:无色鸣,r18,两个人第一次和对方【】的情形【你

这个我好在意的哦,感觉这一次的mode会完全奠定以后【】的基调!

……果然污的还是算了吧。

要正直的话,就是糖,在一起之后几年之后的情形吧

感觉卫星头要真的是喜欢上鸣妹的话,会抱有怎样的情感呢

感觉上,还是执着于“想要得到”的简单愿望或者为了一点而偏激地不顾一切的人

墨凌:基三paro的合众组,我们脑的那个。

最好是前世今生游戏内和游戏外(……


8. 問卷要結束了,來寫一段你覺得很雷的東西吧:-p

瑞雪:哇,想了想却又不敢下手了,毕竟就是三流小说的套路嘛

但是还是没写下流小说的mode


她觉得家里的大型腿部挂件今天脑回路不太对。

今天只是没装备上出去溜达而已啊?

对方穿着浴袍以一种内衣男模般的姿势躺在沙发上,露出大半个胸膛,看见她后露出了灿烂但极诡异的笑容。

“啊呀,你回来啦。”

“虽然说饭是做好了啦——不过嘛——”

“你是想先吃饭,还是先♪吃♪我呢?”


好,吃你,骇死我了

墨凌:我下次写吧&*¥%#@开了个脑洞【不要这么不负责任啊【


9. 辛苦了,最後是點名/感想/留言時間~

瑞雪:啊,我只是想着meilinger的无色鸣……

打滚哭泣

墨凌:呜我知道我其实是个一点都不优秀的人而且越熟脾气越大能忍我我就很感动了QAQ

中招一起加油啦!好好学习XD


有爱自取吧w不点名了

以上!


评论(6)
热度(3)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