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

Do I really want to konw about
不换头像,不改初心。

盘点(2)

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这个,大概是……兰罗?

脑洞来自《我是猫》

我是咪西

(一)

杂家是咪西。

确切的说,我是一只被送给一个后宫王的咪西挂饰,被挂在了他的艾尼格玛上。

虽然这样说我的主人很不合适,不过不用这个词似乎也没有办法形容他。

……没了orz


……还有这个差不多完了的,缇欧中心,没在撸这边发过好像……

出会い

无论什么都好像梦一样。鲜血。死亡。隔着深远的墙壁传来的尖叫与哭泣。听不真切却一直可以感受到。

她有时会怀疑自己是否还活在这个世上。感觉超出常人无数倍,却丝毫不觉得疼痛。

——失去了“感情”。再也不知道生命存在的意义。

疯狂的实验,残酷的虐待。自己会死在这里吧,这样想着,却总在内心深处怀着一点点、一点点的期待。

无论谁也好,请救救我,带我离开。

 

噩梦是“真知”残留的后遗症,而缇欧·普拉托总会在梦中回忆起那个教团。梦中很害怕,但最后总会安下心来。

有人会来救她,她知道。

无论刚被救出时多像一场甜美的梦境,但多少年过去总算把握了现实。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接触了许许多多的事物,也有一些人开始陪伴她,在相遇之后,她就如那个人所说,努力的生活下去。

“我为什么会存在呢?”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啦,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吧?如果现在找不到的话,就努力的活下去吧!总有一天能找到吧?”

她刚被救出来的时候曾经问过盖伊·班宁斯,虽然没有得到明确的解答,但是她相信盖伊·班宁斯,所以她愿意努力尝试。

 

“你也偶尔笑一笑吧?女孩子总是面无表情的就不好看了!”可是她做不到。哪怕普通的笑一笑都做不到。

相遇之前,她完全失去了“感情”。

最初是“害怕”和“恐慌”,然后开始感受到更多人的恐惧,直到最后已经麻木。渐渐忘记了感情的意义,不会悲伤也不会欢喜,可是在内心深处,依然呼唤着、想要把握住所剩无几的东西。

 

“等到结束之后来我们家玩吧!克洛斯贝尔可好了,我还有个弟弟,和你一样可爱,嗯……干脆你长大嫁给他好了!那孩子很贤惠的,家务可以全包……”

“盖伊先生请你不要乱说。”她稍稍抬头看了看笑容灿烂的青年,“不过去克洛斯贝尔倒可以考虑。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破费的。”

很久以后当她真的坐上通往克洛斯贝尔的定期船时想起了这段话,听主任说有个同事姓班宁斯,不出所料的话那就是传说中的弟弟了。她将要继续在克洛斯贝尔寻找生命的意义并生活下去,尽管放出大话要照顾她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我希望去克洛斯贝尔。”

“真的吗缇欧,你可要考虑清楚啊,实战测试很不容易的!”罗伯兹主任紧张地望着她,她点一点头。

“我想去那里,我跟一个人约好了。”

我想去那里,去那个人所在的地方,寻找我存在的意义。

 

“我叫罗伊德·班宁斯,是克洛斯贝尔本市人。”

“缇欧·普拉托,来自列曼自治州。”

这是全新的相遇。她将在这里,踏上属于自己、也属于同伴的旅程。而不久之后,她将和同伴一起,展露出最美好的笑颜。

 

“盖伊先生,我想我找到我生命的意义了。”

当战火散去,克洛斯贝尔重获新生时,缇欧带着花去了盖伊·班宁斯的墓。

 

——至少现在,在我们相遇之后,我们缺一不可。


翻一翻还有几篇crrncr不明的不过没有发上来。下午再战!

评论
热度(1)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