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

Do I really want to konw about
不换头像,不改初心。

骑士和他的苹果

*没事啃苹果脑洞,刷中心,结尾强行金枪
*只打cptag是ooc和私设如山的预警
*有空再修,暂时懒得改了
*summary:迪卢木多·奥迪那在削苹果时碰见了几个故人。

骑士和他的苹果

迪卢木多睁开眼。
他想他应该已经死了,但是林间阳光温柔的触抚与微风拂过树叶发出沙沙的低声歌唱又如此真实可感。
这里是片熟悉的森林——很熟悉,他就是在这里迎来死亡与新生的;然而令骑士有点意外,在这里,除了他,再没有任何活物的气息了。
那么——我应该做什么呢?
下意识地不去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骑士先思考起自己能做些什么。
——吃个苹果也许不错。
这样想着,他发现自己手边多了几个苹果和一把水果刀。
自然而然地,他削起了苹果来。
苹果个头不小,颜色红彤彤的挺好看。迪卢木多想了想,决定削成几瓣慢慢吃。
他削了皮,把苹果剖成两瓣,再然后是四瓣。
当他准备把苹果富有艺术性地剖成八瓣时,发现自己也许需要什么先擦擦手上的果汁。骑士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一条镶着蕾丝的手帕被一只素白的手递到了他面前。
迪卢木多下意识地接过来:“多谢,要吃苹果吗——”
他抬起头。
“……公主殿下。”
随后是令人尴尬的沉默。迪卢木多擦完手,又擦了一遍,最终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拿起一瓣苹果递了过去:“您愿意坐下同我一起吃点苹果吗?虽然没有茶点,苹果总是好的。”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可是你愿意吗,我亲爱的迪卢木多啊。”
格兰妮沉默了片刻,然后用一种泫然欲泣的声音开口说道。
迪卢木多抬头望着她。依据礼仪他应当对她说这是我的荣幸,可是他看着那双溢满了悲哀与明了的眼睛,忽然说不出话来。
“是我毁了你,迪卢木多。我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爱你呢?”
“然而请你回答我,迪卢木多,不要对我说谎——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了。”
“你——爱过我吗?”
骑士紧紧攥着苹果,果汁又淌了他满手。可是他毫无感觉,开口的时候声音是自己都意料不到的干涩。
“我对于您……是责任,是承诺,是身为骑士的担当。”
却唯独不是爱。
“我明白了。”出乎迪卢木多意料的,格兰妮对他盈盈笑了一笑,“那么,祝你好运。”
“您要去哪里?”迪卢木多抛下苹果站起身,格兰妮回头看了他一眼:“我们的命运已经不再相联系了……请你自己多珍重吧,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同道人。”
“至于手帕,也许你可以留下再擦擦手。”
她又冲他笑了一笑,旋即消失在森林中。

迪卢木多怅然若失地擦了擦手,发现苹果不是滚落在地上就是被他捏的不能吃了,于是决定再削一个。
完美的决定。他想着,拿起刀和苹果,决定削个花样出来。
他把水果刀灵巧地转了又转,转眼削成了兔子的雏形,长耳朵和短尾巴都已经被削了出来。
然后他看见森林里又走出来个穿着花衬衫肩扛鱼竿手提水桶的男人。迪卢木多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倒是男人一眼就看见了他……手里的苹果:“哟,这苹果削的不错,不比emiya差啊!”
“多谢夸奖……您是?”骑士抬起头回答道。
“库丘林。”长发的男人冲他笑了笑,放下了鱼竿和水桶自顾自坐了下来,“要吃烤鱼吗?虽然来到这里大概是个意外,不过风景倒是不错,可以在回去以前先享受一下。”
“光之子殿下!?”迪卢木多惊讶地站起来,“没想到能有幸见到您!我是迪卢木多·奥迪那,来自于您之后的费奥那骑士团……”
“行啦,我知道了。那么迪卢木多,你能不能帮我找点柴火?”已经开始摆弄鱼的男人抬起头再次朝他笑了笑,又低下头嘟囔,“可惜emiya不在……得让他知道老子也能做出好吃的东西才行啊!”
“好的!”迪卢木多连忙答应,往森林里走了几步,便找到一堆枯枝带了回来。库丘林穿好了鱼,点起来火,哼着小曲开始给鱼翻面,还不知从哪里摸出了油和调料,把鱼刷的油光发亮。
迪卢木多见帮不上忙,便坐下接着削苹果。削好一个他便递过去:“您要来个苹果吗?”
“唔,谢谢……”库丘林接过苹果,把鱼递给他,“尝尝看?”
迪卢木多小心翼翼地接过烤鱼,谨慎地咬了一口,随即发自内心地赞叹道:“好手艺!”
“是吧?”库丘林挑了挑眉毛,“我对自己的烤鱼技术还是很有信心的。啊,你苹果也削得不错。”
“多谢夸奖……”迪卢木多沉默了片刻,“您……究竟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行啦行啦别您啊您啊的叫敬称多麻烦啊,”库丘林挠了挠头 ,“其实我也没办法说的太清楚……本来我是不属于这片空间的,不知怎么就到这里来了。所以我也不能在这里久留……等吃完这个苹果就回去啦,你多保重。”
“所以……这里还是死后的世界,对吗?”迪卢木多垂下头问。
“英灵的世界已经不存在生前或死后的差别了吧?”库丘林站起身来笑着冲他挥挥手,“反正已经死了就算碰见什么也要看开点啊,那我走了,有机会再见的话就和我过过招吧。”
“荣幸之至,希望那天早点到来——”迪卢木多也冲男人挥了挥手,笑着说道。

库丘林的背影很快也消失在森林深处。迪卢木多收拾了烤鱼和火堆剩的灰烬,抬眼发现天色由晴空万里转为阴沉黯淡,不禁有些茫然。
要下雨了啊……我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呢。
这里又究竟是哪里……照库丘林前辈所说,应该只有和我有什么因缘的人才能到这里来,下一个又会是谁呢?
这样想着,迪卢木多感到一阵倦意。他决定在草地上小寐一会儿。
仿佛头刚刚沾到松软的草地他就进入了黑甜乡。梦里有谁的微笑,誓约的光,还有别的什么,是鲜红明亮的颜色,与世界格格不入,却又将漆黑一片的天空点亮。
随即他感到脸上有一点湿润的触感,又越来越明显,让人无法忽视这触感,再次沉进安闲的梦境。
下雨了吗……迪卢木多迷迷糊糊地想,张开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终于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
跪坐在他身边的是个蓝白色衣裙金发碧眼的姑娘,她在暗沉的雨幕里垂着头,眼泪不住地流到他的脸上、姑娘的衣裙上和地上。
“Lancer……对不起……”陌生的姑娘哽咽着,迪卢木多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违和感。他忍住心底的不适,挂上一个微笑:“抱歉,但是我并不认识你——”
“你全都、全都不记得了吗?”翠绿的眸子望着他,一阵眩晕朝迪卢木多涌来。
我——究竟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既然来到这里了,不吃个苹果吗?”他强撑着没有倒下,仍旧维持着彬彬有礼的仪态问姑娘。姑娘脸上还挂着泪水,看到苹果却毫不马虎地接过来,狼吞虎咽地啃了几口,抹抹嘴:“我该走了,Lancer。请允许我最后以对手与友人的身份祝福你……假使你想不起来自己的经历,那也是好的事情。也许想不起来对你来说是更加幸福的事情吧。”
“请多保重。”
“哦……那再会了。”迪卢木多神思恍惚地与姑娘道了别,望着姑娘握着剑柄走进了森林,他抬起手按向心脏的位置。
那里有处伤。
一直没有发现的、不存在于生前记忆里的伤痕。
雨下的更大了。头像要炸开一般疼,迪卢木多跪倒在地上,恍然摊开的掌心多了粘稠的触感。
他抬眼望去,茂密的森林被火焰化为焦土,磅礴的大雨变成了血海。
他的两把枪——对了,一柄已经折断,另一柄。
不在他的胸口,但是在哪里也无所谓了。
反正会迎来的命运,也只有作为败者化为圣杯的养料吧。
先是嘴角挂上一抹苍白的笑意,接着迪卢木多放声大笑起来。
黑色的魔纹在他的身上蔓延,纠缠到脖颈以下。他伸手虚握,从自己本应存在心脏的位置拔出了自己所剩的宝具。
被他的血所染的更加鲜红的红蔷薇。

“请你自己多珍重吧,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同道人。”
“反正已经死了就算碰见什么也要看开点啊。”
“请多保重。”
一个接一个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迪卢木多滞了一滞。
随即他见到了无论是生前、还是成为英灵的漫长岁月里,最耀眼的光。
“Enuma Elish——”
“仅仅这样就要崩溃了吗,杂种。”
梦里红色的眼瞳。黄金般耀眼璀璨、使人移不开眼的笑意。
还有与嚣张语气截然不同的,一个温柔绵长的吻。
“走吧,回家了。亏你让我好找。”
“嗯……走吧。”
不知何时魔纹已经褪去,迪卢木多绽开一个微笑,随即又被舔上嘴角,换成一个激烈的深吻。
啊——是的,还有我的王。
我还有他。

“哦——对了,你的苹果不错,本王就收下了。”金发的男人挂着妖冶的笑意从迪卢木多手里摸走一个不知打哪里来的苹果,而骑士报之以微笑。
“不需要削个皮吗?我来吧。”
—fin—

评论(4)
热度(55)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