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

Do I really want to konw about
不换头像,不改初心。

大纲list

cp见tag,我也不知道写啥但是其中肯定有会写的……
顺序是枪弓金枪多cp请自行翻阅w
【枪弓】
(狂王弓)沉没海+囚禁play片段
废狗序章if线,如果被召唤到冬木的库丘林是狂王。(感觉狂王大大直接手撕冬木……(手动划掉
狂王弓两人都记得对方,但是都假装不认识(职阶:actor)
阿茶没有狂王演技好,不小心被狂王看出来了。狂王依然没有表现出来。
两人在异变后结伴行动。在茶被污染前狂王大大由于链接了两人的魔力有所顾忌没有放开打,但是茶被污染前切断了联系。
狂王找到人,关了小黑屋。
沉没海的结尾是狂王大大在兜帽下邪魅一笑(。)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件景物,按理说该是新生的信仰之类,然而。
那是令他——被圣杯赋予了『新生』的他也会动摇的景况。
蓝黑色发的男人在兜帽下低低地笑了一声。

车是狂王大大去决战前的车。由于切断供魔也无法从alter那里得到魔力的影弓被补了魔。
『你就好好看到最后一刻吧。』

(现au)卫宫好(库丘)林
历史系学生emiya和被他意外召唤的serventLancer库丘林(与此同时他的合租室友迪卢木多被一个金色的古老王者缠上了)

假使问emiya,学了这么多年历史,他最喜欢的历史人物是谁,那回答是必然的。
凯尔特神话中阿尔斯特的光之子——库丘林。
为什么会喜欢呢?
为了自己相信的事物能坚定地战斗到死的、拥有无可置疑坚定意志的人。
以及,从小时候偶然看到传说起,那份微妙的熟悉感。
这种理由……是能够说出口的吗。
emiya提着超市特惠厨具套推开门时看见窗台上有个人影。
说是人影,因为他惊鸿一瞥还没看到人具体长什么样子,那道裹挟着杀气的影子就先以人类难以达到的速度扑来。
下意识地,emiya掷出了手中的菜刀。
“当”的一声响,emiya终于看清了人影。
——是个蓝发白肤的红眼男人。而他挡下菜刀的武器,是一柄赤红的长枪。
“什么啊。你这家伙,就是我的master吗?”
“……你是谁。”男人停下的攻势并没有让emiya放下戒心。
“库丘林啦库丘林,阿尔斯特那个。”男人冲他眨了下眼睛,鲜红的瞳孔泛着光。
随后emiya把手里的剁肉刀也扔了出去。

(fgo枪弓)当街艹干拯救世界
真没想写雷,虽然还是很雷,大纲完成,就是不想填(。)

孔老师蒸汽王等科学和魔术巨头英灵(不靠谱)研究显示,拯救世界的方式除了一个一个特异点刷各种杂兵,还有个简单的方法就是每到一个特异点就先大干一场,由于♂和耻力结合放出巨大的魔力波动然后破除特异点限制强行召唤圣杯使世界重归正轨(。)
而迦勒底此时同样遭遇了能靠这种方法轻松解决的危机。
不明就里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的迪尔:master,我能帮忙吗!(星星眼)
闪闪:杂修快给我回来!(不爽)(提着迪尔走了)
阿尔忒弥斯:亲爱的——我们~来~拯救世界~吧~
俄里翁:你醒醒吧阿尔忒弥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红眼发狂状)
于是玛斯塔伤心地去厨房觅食啊,正好(计划通地)看到调戏红茶的汪酱
玛斯塔:汪酱,搞事吗
汪:???
玛斯塔就悄悄和汪酱说了
然后俩人一起去找茶做工作
茶:(闭单眼表情微笑)想得美,蠢狗。
咕哒子:很好啊阿茶看来你一定是要抛开轻松的方式非要得到伤害了——
茶:(咬牙)唔……可恶!可是为什么一定是我和这条蠢狗!?
狗:老子不是狗!
咕哒子:有区别吗——反正是为了大家好,阿茶你就只当被狗日了就好啦。
狗:都说了不是狗啊!玛斯塔你怎么也!(悲愤)
茶:所以说,玛斯塔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咕哒子:(诡异的微笑)阿茶等下来我这里(大狗懵逼的表情)我给你面授机宜(狗:我也要听!)哦?刚刚有什么说话吗?
茶:(面无表情)没听到呢。
咕哒子:是吧是吧?那就这样决定啦!
晚上吃完饭茶来找咕哒子。
茶:那么说吧——为什么一定选中我。
咕哒子:(微笑)你可能猜到了吧?说说看。
茶:既然条件是“强大的魔力波动”,那么也不是一定要耻力和……♂这种事情吧。
如果强力的英灵全力打一架的话,应该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咕哒子:嘛,真敏锐呢,不愧是emiya啊。
不过,我们的魔力波动不足以撼动特异点的“起源”,导致我们只能采取别的措施——比如补魔导致魔力同调的方式,去最大限度地强化魔力波动。
毕竟在魔术的世界里,1+1>2嘛。
茶:那么——还是只有这种办法吗?
咕哒子:(诡异的笑容)是呢——不过,也不尽然。
(和茶嘀嘀咕咕)
还是别让Lancer他,知道比较好吧。
好了,去吧emiya!否则即便我是master,他也要对我发动宝具了吧。
茶推开门走出去。
汪:(轻佻的口气)那么,我们也要准备开始了吧,emiya?
茶:(迷之微笑)——好啊。
那么,便开始吧。
两人行进到灵子转移装置处。
茶:这里就是迦勒底魔力最强的地方了。
汪:那就在这里?感觉也不赖——
茶:(转身鬼畜笑)好啊,那就开始吧!这次,就由我来收下你的心脏!trace on!
库:!?(迅速调整为战斗mode迷人微笑)哦,真难得啊emiya,能看到你反抗master的命令呢。
茶:嘁,没有得手啊。
反正都一样,毕竟只需要强大的魔力波动而已。这样的话,不如再死一次,用你的鲜血作为魔力的来源物,达到master要的最佳效果如何?
汪:想得美啊emiya!(挤眼睛)你这叫不叫谋杀亲夫?
茶:(冷漠)滚。
库:(死活不滚,拄着枪笑)
时间就这样流逝了。
茶:(皱眉)算了……我知道了!可恶啊……
(在库丘林耳边嘀咕)
汪:(闪亮)真的?好好好好好!你想怎么来怎么来!
在下一秒,投影出的匕首刺穿了库丘林的心脏。
emiya接住倒下的库丘林,合上他的眼睛,在眼睑落下一个小心翼翼的吻。
“晚安。”

不到一天,库丘林已经又满地蹦哒了。
众人:等等Lancer你不是又死了吗!
汪:(露牙笑)谁知道呢
茶:(暗暗想)确实很好用啊……伪臣之书的改进版,伪亡之书。
消耗一枚令咒,使从者抵御一次死亡。
真是划算的买卖啊。
问题也解决了,那么,该去做晚饭了——
“emiya!”
突然有声音叫住自己。
emiya停了一秒,随即大踏步向前走去。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步伐很僵硬。
“昨天答应我的事,今晚可要记得实现啊。”敏捷a的枪兵凑在他耳边说。
“毕竟不当着大家面,只有我的话,你是能接受的吧?”
emiya没有搭理Lancer,自顾自向前走去。
仔细观察可以看到耳尖红了。
库丘林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玛斯塔:啊,忘了告诉那俩家伙了——孔老师说,仅有心意相通之人,才能做到无接触的魔力同调啊。
算了,是他俩的话,怎样都无所谓啦。

【金枪】
(au三组金枪)我也不知道叫什么
反正就是金枪,c闪黑刷和幼闪剑刷
目前两组脑洞,一个是尸体派对的恐怖游戏paro,一组是轨迹paro,后者比较完善。
轨迹paro设定l刷游击士闪闪帝国搞事的(注:帝国当年搞事把本来兴旺发达的游击士产业搞得萧条冷清不能直视)
c闪教会星杯骑士团第一位,团长【英雄王】,黑刷叛逃的异端。
幼闪剑刷结社执行者。(大概这对是最能好好谈恋爱的)

(au金黑枪)kill you again
闪闪被杀死就会再变成幼闪重新成长,刷子不老不死的设定。
脑洞来自mili的某首歌……
『so I can see you again
    so I can kill you again』
其实就是每次闪闪从小长到大好不容易爬上刷子床第二天早上就会被刷子再捅回幼闪的悲伤故事(划掉)

【多cp】
(枪弓+金枪)幸运e互助协会
其实就是花样发车。
三个幸运e和一个幸运ex。
幸运e们打赌谁先脱离幸运e的苦海。
枪弓组车的题目是负负得正法,看标题知内容系列。
金枪组是-1+1>0,同上(。)

(枪弓+金枪+圆桌)RPG设定
题目分别是《你贩剑来我制杖》(其实是c
汪弓)和《你撒币吗》(金枪),圆桌厨士团温暖注视着阿尔托莉雅和这群有毒的人相处。

还有个剑三设定的武侠paro,全员,下次再说吧(……)

my dearing说让我写kill you again,不过我也想写沉没海。
剑三趴里高文太惨了她死活不让我写(。)

评论(12)
热度(25)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