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

Do I really want to konw about
不换头像,不改初心。

头疼脑热

考试头疼摸鱼产物,无意义小甜饼粮食向,想了想还是打个cpTag
结果说好要写的……都没写完(抱头遁)

头疼脑热
枪弓&咕哒子&玛修

“38.5℃。早说巧克力吃多了不好,您还一定要吃完。”emiya叹了口气,“积食发烧的话就只能吃流食了,我去煮粥。”
“呜……可是、那是大家的心意啊!”床上用湿毛巾盖着头的少女睁大眼睛抗辩,“况且谁知道巧克力吃多了会发烧啊……”
后一句虽然声音很轻还是被emiya听了个准:“不管什么吃多了都会发烧。”他头也不回地说,“所以我希望您一次就能得到教训。”
“好啦好啦emiya妈妈……”少女毫无生气的声音幽怨地飘来,“皮蛋瘦肉粥成吗……”
“否决,病人还是吃点好消化的吧。”随即出现的是个蓝色身影,“替emiya说个台词,其实我来就是想问问master你既然病了晚上emiya的炖肉你那份要不让给我吧也算物尽其用哎呦痛痛痛——”
垂死病中惊坐起的master发挥了超越a达到ex的敏捷使用了宝具【master的怨念之枕】砸中了库丘林那张洋溢着欠扁笑容的脸。与此同时走廊上回荡着完全听不出病弱的元气十足的呼喊。
“emiya我晚上要吃狗肉火锅啊啊啊——”
“今晚不行,至少也要等病好了。”emiya从走廊尽头折回来,手里提着剁肉的尖刀,仿佛是干将还是莫邪,总之master和库丘林都明智地没有问。
库丘林看到emiya立刻摇着尾巴扑来。于是白发的英灵又补了一刀。
“我想罗曼医生和芙芙可能会对狗肉火锅感兴趣。”
库丘林的耳朵和尾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耷拉下去。仔细听还能听见怨念的碎碎念。
“啊……下次尝尝那小东西炖起来怎么样好了。”
“我听到了哦,库丘林前辈。”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里的眼镜娘轻声细语地说,顺便扶住master,“前辈快去休息吧。”
她又扭过脸,对库丘林说:“库丘林前……”
“芙呜——”
在库丘林还没反应过来时芙芙给了他那张俊脸一爪子。
“……辈,芙芙也听到了。”玛修接着把话说完,并叹了口气,“我去叫醒医生要棉签和酒精……”
“不,我去找emiya好了。”库丘林捂着流血的鼻梁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家master,“master啊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把你那份炖肉给我吗……”
“闭嘴啊库丘林你可以爬开了!自己去找emiya吧!”樱色头发的亚从者换毛巾的片刻里姑娘揉着太阳穴在床上翻滚,“头疼死了我要睡觉啦!”
“明明刚才还拿枕头砸我……”库丘林小声嘀咕,收获master的一记眼刀。他知趣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去找他亲爱的emiya要炖肉。

玛修带着毛巾回来时她的御主小姑娘已经睡着了,表情安详,呼吸平稳。
过了一会,厨房的方向传来剧烈的响声。
玛修正坐在master旁边写笔记,内容是“御主发烧症状:头疼”
想了想,她另起了一行,又往后写了一句。
“疑似挑衅emiya前辈的库丘林前辈,判断为脑热?”

—Fin—

评论(1)
热度(26)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